第一章 离山
字号:
上一章
下一章

小说看累了,来玩变态手游吧,送满vip,上线既是大佬[点击访问]

玉宸看着身前躺在大青石上的男子皱了皱眉,伸手一勾,略长的指甲轻而易举的割开了男子的手腕,一道若隐若现的蛇影从他的手腕上出现,顺着伤口钻了进去。

过了几分钟,一道道腥臭的黑色的液体从伤口之中流了出来,直到鲜血流出,玉宸也没有停下手中动作。

边上几个老人看着大青石上首领发白的面色,上前想要说些什么,却被玉宸阻拦,他的手指在男子的身上轻轻按压了几下,男子皮肤下就浮起一个包,不断向着伤口靠近,最终一道蛇影咬着一只小虫子从伤口之中爬出。

玉宸伸手一点,一点金光在他指尖浮现,落在虫子身上,立刻燃起淡金色的火焰。

从边上拿起几个豆子大小的果子,简单粗暴的塞到男子的嘴里,按了几下他的下巴和咽喉,看着他吞下去后,转身对围上来的几个老人道:“我早就和你们说过百毒谷非常危险,不要随随便便就想着深入其中,你们怎么就不听?”

“这不是马上就要到大蛇祭了吗?”一个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老人苦笑道:“毕竟阿雅不是蛇巫你,做不到时时刻刻和图腾沟通,为了以防万一,首领才想着深入百毒谷多收集一些材料,作为供奉……”

玉宸闻言眉头一皱,直接打断那人的说话:“我已传位给阿雅,如今她才是蛇巫,你们还这么称呼我,让她情何以堪?这次情况特殊我就不多说什么了,你们下山去吧,不要再打扰我修炼!”

说完,玉宸大袖一挥,转身离去,边上几个老人见状还想要劝说几句,领头的那个却拦住他们,摇了摇头。几位老人见状,纷纷叹息,而后唤来几个战士,带着首领下山。

看着离去的部落战士和长老,玉宸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抬眼看了看虚空,原本空无一物的地方浮现出一卷只有玉宸才能够看到竹简,竹简缓缓打开,上面用朱砂勾画出一段段信息。

【姓名:玉宸】

【职业:巫师/炼气士】

【三宝:精-0.8 气-1.2 神-3.1】

【阴阳:阴-1.5 阳-0.9】

【法力:30】

【境界:巫师/??】

【功法:《正一三山符气诀·残》】

【……】

在竹简最下面还有一段近乎乳白色,只有一点点灰色残留的长条,玉宸注视片刻,收回目光,竹简自然消失不见。

这便是玉宸的金手指,也是玉宸选择离开部落的重要原因之一。

玉宸是一位典型的三有穿越者,有金手指,有传承,还有运气。

虽然刚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年龄还比较小,不怎么适应这个时代。可玉宸到了六岁之后,按照部落惯例,随着同龄人一起观摩部落传承的巫文,成功激活金手指后,他就成了部落上一代蛇巫的弟子,生活水平就直线上升,生活上的很多不适应都不再是问题。

至于玉宸的金手指,看起来有些类似于传说之中的系统,但二者在本质上应该还存在着一定的区别。在最开始的时候,系统上的信息,只有姓名、职业和最下面一行不断变白的灰色长条,后面的属性是随着这些年来他接触的人增加,收集汇总而成。

并且,在修行巫术,能够模糊的把握自身气息后,每一次开启金手指,玉宸都会感受到自己精气神有非常细微的消耗。

若是动用金手指自带的推演、记录等附加功能,这样的消耗更明显。

玉宸猜测这东西的诞生,可能和他穿越的时候,正在虚拟游戏世界之中有关系。

虚拟游戏世界是二十一世纪中后期由世界各国联合推出的一个虚拟世界,被称为跳跃时代限制的黑科技。其中由无数世界各国神话、民间传说、现代神话、都市传说,以及各种神话传说二次创作产物,作为背景的游戏世界构成。

因为这个虚拟世界太过于接近真实,加上各国有意无意的将资源向着游戏世界倾斜,大量人因此获得工作、钱财,发家致富。以至于在玉宸穿越前,网络当中一直有传言,这些游戏世界是真实地,当中的部分东西是可以被带出现实世界的。

当然,这个说法在玉宸穿越前都属于谣言,毕竟游戏世界和现实世界还是有许多区别的,例如每一个副本世界当中都存在的不可穿越的空气墙;被人终结出来,树叶、花草等植被在风中七百六十三种变化;水波、海浪的六百四十二种变化和形状;以及不断重启的剧情,功法、神通无需理解,便能够快速学习,都被人拿来证明游戏世界并非现实世界。

这种说法,玉宸在穿越之前,深以为然,但在玉宸穿越之后,就被他视作放屁。

因为他的金手指最后面,有着一道又一道神秘的纹路,互相交织,勾画出一百零八道篆文。每一道篆文都非常古老、神圣,散发着淡淡的灵光,让每一个看到的人,都能够理解其包含着的意思。

“斡旋造化、颠倒阴阳、移星换斗、五行大遁……通幽、驱神、担山、禁水、借风、布雾、祈晴、祷雨……”

这是仙道天罡地煞一百零八门神通,当然,在玉宸这里应该称呼为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法,是他前世在游戏世界之中,花费了七年的时间,完成一系列仙道专属任务之后,收集到的《玉宸金简丹书》。

这《玉宸金简丹书》在游戏世界之中,被尊为仙道至高典籍之一,又有《一炁洞玄玉宸金章》、《上清禹馀真登灵宝妙有天书》等称呼。

传言此书之中记载了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法所有传承真意,每一门传承都有对应的成仙之法,修满天罡地煞一百零八法,便可得证太乙,登临大罗。

可让玉宸无奈的是,现在他手中这一百零八法中一百零七门呈现黑色,只有地煞法中的符水呈现乳白色,意味着这一门传承被开启。

同样,玉宸现在修行的《正一三山符气诀·残》,便是地煞法—符水的配套功法。

说起这一门功法的诞生,便不得不提及玉宸那七年任务的经历。

在此期间,玉宸为了完成一些任务,背下来不少道门典籍,看了不少修行功法,对于吐纳练气有了系统的了解,乃至于现实当中都开始吐纳练气。

这才让金手指在符水传承开启之后,以传承的一点真意作为核心,结合部落传承的巫文和他记忆中经过验证的基础吐纳之法,推演出《正一三山符气诀·残》。

这也是玉宸认为自己金手指不是真正系统的重要原因,它没有那么多神奇不讲道理的功能。

哪怕有着传承真意作为核心,推演出来的法门也只能够凝练稀薄且粗浅的法力。

除去在保持自身巫法的纯粹上有些玄妙外,不要说长生,养生效果都不怎样。

当然,依靠这系统推演出来的功法,以及系统自带的记录、分析、推演功能,玉宸才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蛇部落所有的巫文,快速掌握巫术,安安稳稳的从上一代蛇巫手下活下来,最终在十五岁的时候,成为了蛇部落仅次于老蛇巫和老首领的第三人。

在后来的十年时间里,玉宸一步步的执掌部落大权,小幅度完善狩猎制度、巫术体系和医疗系统,还寻找到不少可以食用的植物,确保部落当中大多数人都不至于挨饿。

老首领和老蛇巫死后,更是带领现任首领,收复了周围的两个分裂出去的雾蛇部落和毒蛇部落,将原本部落传承的巫文补全,受到了蛇部落所有人的爱戴,以巫师的身份,被尊为大蛇巫。

也是因此,在玉宸退位之后,部落当中的老人还是喜欢来找玉宸帮忙。

其实现在的蛇部落,已经是周围最大的几个部落之一,并不需要玉宸做太多事情,他自认为自己将能够做的事情做到了极致,剩下的只需要维护便可以。

加上部落本身的传承巫法,更接近于原始神道,没有图腾帮忙的情况下,每学习一道巫术,便会多出一道法力,施展起来,更是需要献祭自身精气神。久而久之,体内法力驳杂,血气亏损,不要说长生不老,很多时候,巫师的寿命比普通人都要短。

见识过老蛇巫在一次次保护部落和对外征战过程当中,牺牲自己召唤图腾后的衰老模样。以及老蛇巫为了活下去,将一个又一个师兄弟送入祭坛,吸收他们的血气的疯狂。

玉宸就非常清楚的感受到事实,巫师之道没有长生之法。

所以他在自家金手指察觉到部落供奉的图腾更加强大,并且试图影响自己后,果断放弃了蛇部落的权利,来到了部落边上的螣山之上修行悟道。

‘可惜,图腾还是不愿意放过我啊!’

玉宸眼睛微微眯起,看向部落所在的方向。

在玉宸的法眼之下,那里有着丝丝缕缕的灰白气数和稀薄的地气汇聚,化作一条虚幻的长蛇盘旋在半空中,在察觉到玉宸的观察之后,巨蛇的身上便是升起淡淡的荧光,试图顺着目光,重新同玉宸产生联系。

玉宸立刻感受到自家心神之中一枚蛇型巫文不断跳动,试图引下莹辉,他立刻闭上眼睛,一杆长幡出现在身后,麻布织就的幡面上,有着一道道诡异的纹路,构成了一个手握长蛇的人影模样。轻轻一抖,一道蛇影飞出,盘在玉宸周围,承载落下来的莹辉。

‘吞噬了另外毒蛇和雾蛇两个部落的图腾,蛇图腾的灵格果然更进一步,看样子已经带上了地祗的特性,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

叹了口气,玉宸起身回到自家住所,开始收拾东西。

当初选择在螣山上修行,一方面是担心自己走的匆忙,导致部落内部出现动乱,另一方面也是螣山上生长了不少适合蛇类吞服的植物,比较适合修行,以及祭炼法器。

如今,玉宸已经在外重新布置了一个落脚点,蛇部落的图腾也已经消化了前面所得,空出手想要再次将自己纳入掌控,玉宸自然是不能继续留在这里。

他甚至怀疑,这一次首领的受伤,是不是也是受到图腾的影响,想要逼迫自己再次接引图腾之力,施展强大的巫术救治,方便它侵蚀自己的根基。
上一章
下一章